心灵深处的灰迹

    海边静悄悄,只听见海浪拍打海滩的声音,月色朦胧,夜静阑珊。尘世的喧嚣荡去了积沉在心灵深处的灰迹。思念,揪痛的思念时时都在蚕噬着那颗早已因你千疮百孔的灵魂。我呆呆地凝视着窗外,月光清冷地铺泻在窗前碧绿的栀子叶上,一阵微风送来,沁入心际,如同你温柔的双手亲抚着我的脸颊。滑腻、轻怡、灵谧一齐向我袭来。
      
      书桌上灯已经被熄灭了,我要彻底地融入这无尽地黑夜。爱情是一种神秘的幸福,我一直这样固执地认为。我问过自己无数次,爱情究竟是什么,但是与你相识,与你相处之后,我再也不要管它是什么了,因为,所有的语言都是轻浮的。爱情是一抹温柔的守侯,是拈花微笑的满足,是心灵的相互取悦。
      
      浪漫一直是这个不再纯真年代的奢侈品,于是,人们疯狂地去制造。殊不知,浪漫随时潜隐在一个不经意的角落。曾经,也做过无数个两人手牵手走进黄昏的梦:我和她走在枫叶满地的林间小道,听着鸟儿清脆的欢鸣,看着落日一层层坠入天幕,嗅着微风挟来的泥土的芬芳。我不知道,人世间真的有如此神妙的地方,它不是人声鼎沸的公园,它不是人来人往的广场,它似乎只存在我那令自己无数次心醉得无眠的梦乡。然而,清晨的微风斜雨吹散了梦里的家园,回到坚如磐石的现实里,依然得为了幸存的机会苦苦奔波。
      
      红花谢落,绿叶凋碧,而你始终是我眼里唯一不变的风景。当初我固执地以为一见钟情只能散见在古人昏黄的纸卷里,只是人们对浪漫情愫的远遁而刻意编造出来的供己自遣的一种设想和美妙地回忆。遇见你,我才发现自己错得有多厉害。目光与你相接的一刻,你全身散发的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我,我知道是那惊鸿一瞥更改了我的一生,使我游荡在孤独边缘的小舟终于驶进了温馨的港湾,我紧闭的心灯逐渐绽放,放射出如此真诚而激越的一丝光亮。从此,我不再漂泊,不再望着天空盘旋的孤鹰傻傻发愣。
      
      许多人在是浪漫一时、幸福一生还是幸福一时、浪漫一生的困境中久久挣扎,如此痛苦的抉择让他们错过了赏玩一路的风光,而我,却自私而贪婪地把浪漫和幸福双双纳入怀抱,因浪漫而幸福。当初的一抹飘然欲醉的眼神俘虏了我所有的背叛,灵魂轻微一震,竟然震碎了心灵的堤口,感情的潮水汹涌而出! 小忠缓缓的走着,走到海边,趴下身子,轻轻的放下主人,重伤的武者没有醒来,还在昏迷中,小忠趴在他的身边休息,同时警惕的观望着四周。夜幕渐渐降临,远处的村落里升起袅袅炊烟,每间房子的窗户上闪出桔黄色的温暖烛光,那些屋子,被人们统称为 家 。而武者却没有,武者的家在海边,在那棵树下,夜空中,淡淡的月光照在武者苍白的脸上,疲惫的小忠昏昏睡去,就这样,一人一豹相互依偎,渡过了一个漫长而凄冷的秋夜。
      
      天亮了,武者仍然没有醒,小忠用它湿润的舌头在武者的脸上,额头不停的舔着,它知道主人痛,知道主人危险,可它不知道主人心里更痛。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西下的斜阳将那棵爱情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又到了黄昏。
      
      突然,小忠竖起耳朵,警惕的站了起来,喉咙中发出呜呜的闷吼,有人来了。一个纤细的身影打破了静如图画般的夜,向昏迷的武者走来。当小忠看清她时,放下所有的敌意,因为小忠认识她,她是武者挚友----制裁的妻子,芙蓉婉儿。
      
      婉儿扶起气若游丝的武者,在他嘴里放了一棵天山雪莲,很快,灵药的药效开始发挥,武者喘息的声音令小忠兴奋得围着婉儿走来走去。
      
      当武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当他看到婉儿的时候,他很惊讶,惊讶自己仍然活着。婉儿告诉武者,沙城昨晚终于在战火中沦陷,大哥身受重伤,天战生死未卜,许多昔日的沙城成员,要么颠沛流离躲避追杀,要么贪生怕死举手投降,现在的天下,已经是卷土重来的了。
      
      武者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他的脑海中一直在回想昏迷以前的那一幕,缓缓举起血饮的静儿,还有她面无表情的元神,还有那个击碎了武者所有治疗瓶子的天怒惊雷,这一切都像是个噩梦,那个人究竟是静儿吗?如果不是,为何连元神的名字都是一模一样?如果是,为何又会向深爱着她的人高举屠刀?一个接一个的谜团就像那个天怒惊雷一样,令武者头痛欲裂。
      
      当武者的伤还未痊愈,便又揣了几瓶治疗神水,骑上小忠,向沙城奔去。他要找大哥,要找天战,要找幸存的兄弟们,还要找到那个酷似静儿的女人---慕容萱。
      
      由于伤势仍未痊愈,武者不得不在途中不止一次的让小忠放慢速度,以减轻颠簸时伤口的疼痛,他舍不得喝神水,因为那是他在战场上的第二条生命。终于,雄伟的城池出现在了眼帘之中,那种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这里曾是自己用生命捍卫的热土,这里曾是几百号兄弟共同的家园,而此刻,两面大旗竖在城门,一面旗子上写着 溱风 ,而另一面上写着 慕容 。
      
      走到城门口的时候,武者含了一颗雪莲,从小忠背上一跃而下,径自往里走,守门的卫兵发现有人走来,大声问道:谁?
      
       武者 。话音刚落,亮起一道火光,卫兵已经倒地。
      
      当武者走进沙城中央的时候,从四周悄无声息的涌出大批手执武器的卫兵,看装束,有战士,有道士,更多的还是法师。武者镇定的看了看四周,有不少是曾经熟悉的面孔,有些人低下头去,不敢与武者的目光对视。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回答的,是嗡嗡作响的刀剑。
      
      沙城的皇宫大门被推开了,一个年轻的法师阔步走出,停在了他自己的雕像下面,他就是当今的沙城城主之一,慕容白。在他身后,慕容家族中的精锐法师团一个个跟随而至,武者由于只顾自己儿女情儿,许久不管行会中事,城主之位由慕容白取而代之,这自然无话可说,不怪敌人,只怪自己,武者败得理所当然。面对武者,慕容白把手一挥,简洁而有力的下了命令:杀!
      
      战斗开始了,武者面对一大群级别不如自己的敌人,显得信心十足,半盏茶的功夫,敌人已经被打飞了五六个,但是,他注意到了,慕容家族的法师团却没有动手,只是坐壁上观。武者带着一群追兵绕到了药店的边上,在这儿有两棵树,是个死角,武者在天魔乱舞般的狂龙紫电中穿行而过,一下冲到一个名叫王者枫的法师身边,一个突斩把王者枫撞到树边,元神紧跟而上,挥起一刀破盾斩,将王者枫的魔法盾打破,瞬间,怒斩天下的两道火光从王者枫的身体穿过,一套组合技如行云流水般被武者发挥得淋漓尽致。
      正在这时,一只班黄的踏云豹从沙城的大门冲进,武者听到耳边有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自己小心!
      
      武者扭头一看,天战就在眼前,在他身后,是微笑鱼,婉儿,阿卡拉,将军剑等几位至亲好友,当下大喜过望,不过心里仍在嘀咕:将军剑也来了,要是被寒江雪知道他冒死来救我,不知道又会被她怎么数落?
      
      慕容家族的法师团不再静坐观战,他们幻化成了一只只代表死神使者的蝙蝠,在沙城的上空中翩翩起舞。
      武者挡了一下前面挥过来的剑,抬眼看了看天中,一只紫红色的蝙蝠映入了眼帘。没错,是静儿,不,应该说是慕容萱。武者不顾四周的敌人,径直冲向静儿的落脚点,还没开口,突然发现几只蝙蝠同时落在慕容萱的边上,在他们的前面,是被其他武士苦苦缠斗的微笑鱼,慕容家族的法师们,不顾武者在身后会随时出刀,同时把剑指向了微笑鱼,慕容萱也毫不迟疑的向微笑鱼打出了致命的天怒惊雷,武者怒吼:鱼,快逃!可是,来不及了,微笑鱼带着惊愕的表情,被强大的天怒群击中,天魔战甲的碎片四散飞扬,翻身倒地。
      
      武者噙着泪花,狠狠两刀震开前面的敌人,跑到鱼的尸体旁,默默无语,慕容家族的法师们并没有在此刻偷袭武者,片刻,武者站起身,用手指向慕容萱,并没有说话,其实此刻他想说的是:谁都可以背叛我,唯独你不可以!我可以接受任何人的背叛,绝不接受你的背叛!我把所有的爱,在我们还小的时候就给了你,我的灵魂不允许我在此刻收回。既然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么我就用一名武士最隆重的方式来告诉你我有多爱你!你不能死在其他人的刀下,你只能倒在我的怀中!
      
      敌人们并没有给武者太多的时间,死神的舞步又开始旋转,法师们不见了,只有一群蝙蝠黑压压的飞舞着,遮住太阳的光辉,天战大喊:快跑!说完,带着一大群敌人跑到武者身后,身后将他拖上了坐骑,转身向城外冲去,终于脱险了。
      
      武者骑在豹子上,任由小忠将他带着乱走,心中,思绪万千。本来想靠近她,只是不知道靠近了又能说什么,还能说什么,但是,慕容萱的那一剑,击破了鱼的天魔战甲,也彻底的将武者心中残存的希望击得粉碎。从此,传世中少了一对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爱侣,多了一对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的敌人。
      天又黑了,天战和武者静静的靠在落霞的草地上发呆,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命运开的玩笑并没有停止,但可以确定的是,昔日的天武红颜已经在此刻不复存在。

传奇世界私服《乱武》(www.luan5.com)是上海动石网络最新出品的休息传奇世界私服游戏,传奇世界私服以休闲竞技即时战斗为基本玩法,各路历史,卡通人物乱入开战,传奇世界私服画面清新,形象可爱,战斗刺激,技能华丽,独创的副本通关玩法,加上完善的养成系统,传奇世界私服发布网被各大厂商专业测评团队评为2015年最具潜力的网络游戏

版权所有,本站所收录作品拒绝任何网站私自转载! Copyright© 2002-2012 浙ICP备1203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