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皂香味男女关系

    第一章
    (一)
    突然闯进来的那个男人差点把洪均吓蒙了,等回过神来,脊背上早已一摊冷汗。
    那人个子不高,圆头大耳,一脸横肉。这不算什么,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手里竟牵着一头黑色的藏獒。那畜生也许是因为刚进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一边闷闷地抽着鼻子,一边用阴郁的眼睛轮番盯着洪均与王小薏。
    洪均早已跳到房子靠窗户的那边,把一张松木靠背椅紧紧抓在手里,横在自己和藏獒之间。
    王小薏则一边哭泣着一边往床的最里面退缩,也不知道是被来人吓住了,还是被那头藏獒吓住了。
    那人进门之后像那头藏獒一样沉默着,分别盯着洪均和王小薏看了半分钟,这才转过身去,把门关上,把藏獒脖子上的皮套牢牢地系在门把手上。
    他拉过屋子里另外一张松木靠背椅子,自己先一屁股坐了下来。他不管王小薏,看着洪均说: 你是谁?
    洪均飞快地望一眼王小薏,摇摇头。
    那人也跟着望一眼王小薏,道: 告诉他我是谁。
    王小薏愣在那儿,木木的,眼泪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那人腮帮子上的肌肉动了动,又飞快地咧嘴一笑,干咳几声,道: 你是不会说话还是被吓傻了? 他见洪均呆呆地看着那头藏獒,也扭头看了它一眼,那家伙此刻正像一头狮子似的,阴森森地望着洪均。
    那人回头望着洪均,似乎有点幸灾乐祸地说: 没见过藏獒?它叫智宝,你放心吧,它这个时候很安全,不会扑过来咬你。除非你傻乎乎地跟它的主人对着干。说吧,你是谁? 你 你是谁? 洪均挤出声音道。
    我是谁? 那人又望了一眼王小薏,转过头来盯着洪均道, 她既然不愿意告诉你我是谁,我只好自我介绍一下了。我叫李奇扬,听说过没?这屋子的户名是她,出钱买房子的人是我,你知道我是谁了吧?轮到你了,说吧,你是谁? 他说着扯扯藏獒脖子上的皮套,又一松,那狗似要扑向洪均。
    洪均浑身肌肉一紧道: 我 我 他挣扎着要不要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并再次扭头看了王小薏一眼。
    王小薏则双臂环抱在胸前,缩成一团,把头埋着,既不与洪均的目光对视,也不看李奇扬,只不过把刚才的失声痛哭变成了哽咽。
    我什么我?我可告诉你,藏獒是猛犬,对主人极为忠诚,对陌生人,尤其是小偷,可有着强烈的敌意和攻击性,你是不是想领教领教呀?
    李奇扬望一眼洪均,又望一眼那头叫智宝的藏獒。那家伙像听懂了主人的话似的,再次威武地抖了抖身子,把脖子上一圈金色皮毛晃得一闪一闪的。
    不不不,我想你是误会了。 洪均赶紧说。
    误会?我误会你什么了?我做了自我介绍,我就想知道你是谁。我一直在问你,你就那么惜字如金?你要再不开口,我还以为你他妈是个没名没姓的野种哩。 你 你 你怎么骂人?
    我骂人?你深更半夜跑到老子屋里来,经过我同意了吗?老子可没请你来这儿。来了就来了,让你报上姓名,你不报,老子不耐烦了,懂吗?!
    他是 王小薏抬起头,从床上滑下来,刚说了两个字,便被李奇扬挥手打断了, 你给我闭嘴。我没问你,让他自己说。
    洪均说: 哦,是这样,小薏,哦,王小姐喝酒喝高了,我送她回来,我们刚进来没一会儿。你既然回来了,我把她交给你,你来照顾她,我 我这就走。
    你这就走?你这就想走?你走得了吗?我答应,那畜生也不会答应,不信你就试试。
    你 你想干吗?
    是我想干吗还是你想干吗? 李奇扬起身拿手指朝洪均胸口上一戳,道, 等等,你别给我绕开了。有什么事儿咱们待会儿再说。我现在就问你,你是谁?
    我 我是谁并不重要。
    对我来说它就重要。坐不改姓,行不更名,听说过吗?你这么不配合,别指望老子的脾气会一直这么好下去。 李奇扬突然扬起右脚朝洪均跟前的那张松木椅子踢去,椅子 哐 的一下倒在了地板上。
    王小薏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清醒了,她对洪均说: 你就告诉他吧,反正我们又没有做什么。
    洪均没有选择,只好把姓名说了出来。
    李奇扬一个字一个字地证实了,他是洪均,不是红军的红,是洪水的洪,平均的均。
    这还不算,李奇扬竟伸手找洪均要身份证。洪均怕惹恼了他,乖乖地从钱包里把身份证掏出来,递给了他。
    李奇扬证实了洪均并没有撒谎,却并没有把身份证还给他,他拿在手里晃着,追问洪均是干什么的,又问他要名片。
    洪均这时已经镇静下来了,觉得自己没什么心虚的,反而觉得自己窝囊,受了委屈。他梗了梗脖子,把自己的工作单位和职位报了出来。
    李奇扬眯着眼睛听完,歪嘴一笑道: 嗬,没想到你还是一个领导干部。 他把刚才被自己踢翻的那张椅子扶起来,示意洪均坐下,自己也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他皱起眉头望着洪均道: 好吧,现在你说吧,这事,怎么解决?
    什么事呀? 洪均坐下,身子朝李奇扬略为前倾着问。
    你跟我装傻是吧?
    李总,噢,我看我还是叫你李大哥吧。李大哥,是这样,我跟小薏,噢,王小薏,真的没事,我们在一起吃饭,她喝酒开不了车,所以我就把她送回家里来了。你知道,现在抓酒驾醉驾可是很厉害。我们 其实刚进门没一会儿,真的,你要不信,我们一起下去摸摸我那车,车头肯定还是热的。这房子是你出钱买的对吧?你跟王小薏什么关系也就不用说了。现在,你来了,好呀,我把她交给你了,完璧归赵,你把身份证给我,我是真的该走了。
    你还真把别人当傻瓜了?说得轻巧,你没事?你跟她在干什么我都亲眼看见了,你还说没事?我要是再晚进来两三分钟,你可就把她给办了,你还要怎样才算有事,啊?! 李奇扬又 嗖 地站了起来,朝洪均逼近一步。
    王小薏赶紧插到两个人中间,拉着李奇扬的胳膊,道: 扬哥,老公,你听我说,你真的误会了,我跟 洪主任,真的没事,我
    李奇扬一把把王小薏拨开,道: 没让你多嘴,你的事,我换个时间再跟你扯,先把他的事了了再说。
    他再次逼视着洪均, 说吧,你想怎么解决?
    洪均笑了一下,仅仅是一下,因为过于短暂,那笑比哭还难看。
    除了刚才说的,他还能说什么呢?也许他应该从怎么认识王小薏说起?或者应该从今天怎么和王小薏碰上说起?但那样肯定会把事情复杂化,还会把于乐牵连进来。洪均刚才是被吓了一下,但还没被吓傻,还知道千万不能说那些枝枝蔓蔓。他清清嗓子,便说他们两个也是刚在酒吧认识的,没几个小时。
    没几个小时你就跑我家里来了?
    她不开不了车吗?我觉得我有责任把她送回来。
    敢情你是在学雷锋做好事?
    这 这没什么,李大哥,将心比心,你要是遇到这种情况,你也不会丢下女孩子一个人在酒吧里不管的。

最新休闲竞技即时战斗网页游戏《乱武》(http://www.luan5.com )二次内测已经开始!虽然《乱武》此前只做过短期测试,却早已让众多玩家迷恋不已,爱不释手,可谓“罪”行累累,罄竹难书!在此就为大家细数《乱武》十大“罪”,告诫所有玩家,不要轻易进入《乱武》,以免不可自拔!

版权所有,本站所收录作品拒绝任何网站私自转载! Copyright© 2002-2012 浙ICP备1203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