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三千里

    从前,刽子手是专门杀犯人的,身上杀气重,老百姓都不愿意和刽子手交往。过去不有这么句话吗?跟刽子于交明友,交情再深,他没事儿时也得琢磨琢磨你的脖子,看在哪块儿下刀合适。可陕西有这么一个人,名叫周正洪,和刽子手是拜把子兄弟。虽说是异性弟兄,情义去不亚于亲骨肉。
    天有不测风云,这周正洪干了坏事被判死刑,被拘押在死囚牢里。他当刽子手的干弟弟就经常去探监,送一些吃食,还让牢头帮忙照应。
    可砍头的日子还是要来了。开斩头一天,哥俩在牢房里抱头痛哭。
    哭着哭着,刽子手说: 唉!不但你死期近了,这脑袋还得由我亲手砍哪。 说着又哭了。
    哭完后,刽子手又说: 我砍你可是难下手,不过由我砍却有些好处:处斩之前,我在你后脊梁拍一掌,再提你名字大喊三声,你肉体死了,真魂却能出窍。
    开斩这天,这刽子手果真先在他后背击了一掌,又提他的名字大喊三声: 周正洪!周正洪!周正洪! 然后牙一咬,心一横,手起刀落,病痛快快把周正洪的脑袋给削掉了。
    刽子手把好朋友也斩了,感觉心灰意冷,就到县衙去辞职。他对县令说: 我干刽子手行当,把自己朋友都亲手砍了。这行我干不下去了。 县令一看他说到这份上,也就答应了。
    刽子手辞职在家半年多,有一天他对老婆说: 我已把家业安顿好了,你就维持这个家吧。我想到外地游逛游逛去,多则三年五载,少则三月五月,该走的地方见识一下便回来。 他女人一想,自从男人这次出刑回来,就象着魔了似的,精神头、气色全差劲儿,便说: 差事辞了,无官一身轻,你出去散散心吧,家不用你操心就是。
    刽子手带上钱,背上砍人用的鬼头刀,便走了。
    一晃出去二年多,到了三千里开外的地方。这天,他走渴了,见到一个村庄,准备投个人家找点水喝。正好遇到一眼井,井台上有个人正提水呢,他就凑过去了,想就近儿喝一口就算了。
    他走近了,仔细一窍提水那人,不由楞住了,这人就是被砍了头的陕西周正洪,刽子手大喊: 哎呀!这不是大哥吗!
    提水那人也打量了他,说: 哎呀!兄弟你怎走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两个人近乎一番,周正洪说: 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到家去吧。我来到这儿挺好,当年就成家了,已有个两岁的孩子了。 进屋给刽子手做了一番引见,又见了躺在炕上的孩子。
    周正洪对妻子说: 这是我最要好的弟弟。你赶紧备饭吧!
    周正洪的老婆和他成家至今也没听他说有什么亲人,这回可算见到一个,今后有亲戚可走动,心里也挺喜欢。就麻溜溜儿做菜、烫酒,规规整整摆好,端了上去。
    这哥俩边喝边唠扯,无外乎是别后这段生活吧。
    周正洪说: 我在这好是挺好,唯独不可心的是这孩子都过两生日了,还不能坐着,更不用说走道了。
    刽子手劝慰了几句,就说自己的事: 自从法场分手,我就不干了。我从家里走出来,没想到今天见到你了。
    周正洪说: 你说你不干了,怎还带着砍头的那家伙呢?
    刽子手说: 这家伙我带上好防身呀! 顺手他就把刀抽出来叫周正洪看。
    周正洪一看那雪白的锋刃, 啪达 一下就倒下了。
    周正洪老婆正在屋后忙活,听见屋里有动静,就冲进来了。进屋一看,客人手上拿着一把刀,自己男人没了,炕上躺着个纸人儿。这下子她可不让了,问: 快说!你把我男人给弄什么地方去了?你整个纸人儿来胡弄谁?!你是图财害命来的,还是为的报仇!
    刽子手怎么解释,那女的也不听,闹来闹去,只好告官了。
    当地县令坐轿来了,可一时也拿不准主意,便说: 先把他刀封了,人锁起来。
    押回县令还得提审啊!这刽子手就把他的家乡去处,胜甚名谁,怎样把大哥砍了,怎样走出三千里,见面喝酒,这些前后因由全说了。他说: 我一抽刀给他看不要紧,他就变成纸人儿了。
    县令转过身来又问这女的,说: 从打这刽子手进你家屋,你看他从屋走出去过没有?
    女的说: 没出去过。
    你丈夫出去过没有?
    女的说: 没出去过。
    县令就说: 既然他俩都没出过屋,你丈夫若是他杀的,他能把尸首藏在什么地方呢7 这案子一时断不明,只好暂时撤堂。
    这县令退堂之后愁容满面。他老母亲一看这光景儿,便问: 你是不是有哈难心事儿? 县令说: 我今天摊上一件奇案。 这就一来二去讲给老太太听。
    老太大听完,就发说: 你去把那女的孩子抱来我看。 孩子抱来,老太太一摸,便说: 你把那当过刽子手的人放了吧!
    府衙楞了,忙问凭哈放。老太大说: 他杀这人之前,在背后击了一掌,叫了三声姓名,就惊了这人的魂儿。这人真魂一出窍,必到三千里外找附身的东西。这人来到这儿,就把真魂附在不知谁扎的那纸人儿上了,变成了真人形状,这种人也能娶妻留后,只是他这后人属于鬼投胎,没有骨头。这孩子都两岁多了,为什么不能坐,就因为他没有骨头。这人看见朋友把杀人的那把刀亮出,害怕再挨一刀,吓得真瑰出窍了,他这就又死一回。想找到他的魂儿,还得定出三千里外。我叫你放了那刽子手,就因为我摸出这孩子全身没一根骨头,是个鬼胎。这人又死一回,与人家不相关。
    这样,府衙就按他母亲的讲法结了案。可那刽子手呢,又走下去,不找到那周正洪的惊魂,他是永不回头。

最新休闲竞技即时战斗网页游戏《乱武》(http://www.luan5.com )二次内测已经开始!虽然《乱武》此前只做过短期测试,却早已让众多玩家迷恋不已,爱不释手,可谓“罪”行累累,罄竹难书!在此就为大家细数《乱武》十大“罪”,告诫所有玩家,不要轻易进入《乱武》,以免不可自拔!

版权所有,本站所收录作品拒绝任何网站私自转载! Copyright© 2002-2012 浙ICP备12032650号